黄河古渡融入富足祥和好日子

黄河古渡融入富足祥和好日子
黄河在山西境内奔腾近千公里,大大小小的古渡口散布其间。风陵渡、大禹渡、碛口、西口……这些在历史上曾经繁华一时的古渡口,随着铁路、公路的完善,渐渐退出历史舞台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指引下,黄河古渡口正迎来新生。两岸披绿装 碧水润良田偏关,滔滔黄河和巍巍长城在此“牵手”。黄河入晋后的第一个古渡口——老牛湾古渡便在这里。站在渡口处,只见两岸层林尽染,一派生机。这是在山西省忻州市偏关县拍摄的老牛湾,长城和黄河在此“握手”(6月7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发(吕成贵 摄)谁能想到,曾几何时,这里却是一片“荒边无树鸟无窝”“眼前无处不飞沙”的景象。地处毛乌素沙漠边缘的偏关,曾经沟壑纵横,风沙肆虐。据当地百姓回忆,风沙遮天蔽日,有时白天在家都得点灯。为把穷山恶水变成青山绿水,全县上下肩挑手扛,潜心“造绿”。尤其是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“五位一体”总体布局以来,偏关加速推进京津风沙源治理、吕梁山生态脆弱区治理等项目,如今林地面积已达121.2万亩,绿化率达到了40%。这是黄河两岸生态环境持续向好的一个缩影。十年来,地处黄河中游的山西贯彻绿色发展理念,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统治理,每年造林400万亩以上,森林覆盖率超过全国平均水平,山西黄河流域正从生态脆弱区变为重要生态屏障。这是山西省运城市芮城县大禹渡扬水工程(2022年9月7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发(肖永杰 摄)大禹渡,因大禹治水的传说而得名。长期以来,当地人却过着“吃水比油难、干旱使人愁”的生活。上世纪70年代,芮城人民发扬大禹治水精神,建起了一座国家级大型电灌站——大禹渡扬水工程,28万余亩旱地因此受益。“黄河水来之不易,要精打细算用好。”大禹渡扬水工程服务中心主任董曾武说,经过十年坚持不懈实施节水改造和高效节水灌溉工程,大禹渡灌区灌溉面积已经扩大到54.6多万亩,增长接近一倍,灌区已有约10万亩农田使用了节水喷灌设备,走上了一条农业生产高质量发展道路。“用上节水喷灌设备后,这一千多亩地,能节省60%的水,不仅成本下降了,产量也提高了,小麦和玉米每亩能增产200多斤。”当地种粮大户胡天妮兴奋地说。量水而行、节水优先。古渡周围,享受着黄河水滋养的人们早已不再一味索取,而是更加珍惜来自母亲河的馈赠。“鲤鱼跃龙门” 椒香飘千里蜿蜒的黄河流至河津市龙门渡后,水面陡然开阔,“鲤鱼跃龙门”的美好传说便从这里传遍华夏。生活在渡口附近龙门村的人们,正将传说变成现实。今年73岁的龙门村村民侯青叶还记得,过去家里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,为了填饱肚子,夫妻俩在渡口河滩里卸煤,辛苦一天也只能挣1.5元。上世纪80年代,龙门村开始发展工业。与不少资源型地区一样,他们最初选择的也是焦化、水泥等传统产业,经营比较粗放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随着新发展理念的提出,山西坚决遏制“两高”项目盲目发展,着力提升产业发展的含金量、含新量、含绿量。越来越多年轻人带着新想法、新技术回到龙门村,推动产业不断升级。37岁的原高升毕业于南开大学计算机专业。在他的参与下,村里建起了一个全自动操作和超低排放的焦化项目。绿色、智能成为龙门村未来发展方向。目前,龙门村已形成煤焦化、精细炭黑、旅游、房地产等七大支柱产业,村集体资产达32亿元,村民年人均收入3.7万元。“两个儿子都在村办厂子里上班,除了固定工资外,一家人每人每年还能领到分红。”侯青叶说。不仅如此,村民们还享受医疗、教育、养老等福利,今年全村整体搬迁到新建的高标准带电梯的住宅楼,日子越过越有奔头。山西省运城市芮城县风陵渡黄河大桥(2022年6月30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发(肖永杰 摄)为推进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,山西积极探索富有地域特色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,推进红枣、核桃、花椒、柿子、仁用杏等经济林基地建设,着力促进黄河流域绿富同兴。这是在山西省运城市芮城县拍摄的黄河风陵渡段风光(2022年6月18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发(肖永杰 摄)漫步在芮城风陵渡口,这里的花椒林一片连着一片,花椒树成了当地的“致富树”。“今年收成不错!这些花椒,个大肉厚、色泽鲜艳,品相很好!”76岁的风陵渡镇古伦村村民耿福田家20多亩花椒喜获丰收,他乐得合不拢嘴。在山西省运城市芮城县风陵渡镇,椒农在采摘花椒(2022年8月31日摄)。新华社发古伦村原是个贫困村,也是远近闻名的“光棍村”。随着脱贫攻坚号角吹响,人们依托在当地有着悠久种植历史的花椒发展产业,娶了媳妇、盖了新房。如今,古伦村花椒种植面积近4000亩,村民人均收入达9000元左右。目前芮城县花椒种植规模达12.5万亩,年产干椒6750余吨。不仅如此,当地还不断改良品种,延伸产业链,生产的花椒油、花椒芽菜、花椒蜂蜜、花椒酱等远销省外。花椒产业已成为芮城县推进乡村振兴的支柱产业。对生活在风陵渡口的人们来说,花椒独有的香味正是幸福生活的味道。古镇换新颜 文化展活力今年农历七月十五,河曲河灯会如期举办,人们聚集在西口古渡观赏着顺流而过的河灯。这一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文化盛会,寄托着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盼。黄河一号旅游公路在去年通车后,地处“鸡鸣三省”之地、此前鲜有人问津的河曲县依靠独特的黄河文化资源,吸引不少游客慕名前来。作为黄河文化保护、传承、弘扬的重要承载区,近年来山西以前所未有的力度,加大黄河文化挖掘和保护,出台《山西省黄河文化保护传承弘扬规划》,夯实基础设施,黄河一号旅游公路串联起了老牛湾、西口、碛口古镇、壶口瀑布、永和乾坤湾等黄河古渡和景点,黄河文化魅力不断彰显。游人在黄河壶口瀑布游览(2022年9月15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“右手边是奔腾的黄河水,左手边就是我家啦。”在碛口古渡,“95后”女孩刘倩倩正在短视频平台直播。跟随她的镜头,观众们欣赏着古渡风光,领略着“九曲黄河第一镇”的魅力。这是被誉为“九曲黄河第一镇”的山西省吕梁市临县碛口古镇风光(2022年5月25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碛口位于山西临县,曾是黄河上的重要商贸渡口,留有大量明清时期的历史建筑。然而,随着陆路交通的发展,碛口商贸凋落,大批古建筑年久失修,成为危房,碛口古镇也一度成为“世界百大濒危文化遗址”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随着文化保护意识的增强,各级政府不断加大投入,对碛口古镇的历史建筑和古民居进行修缮和保护,推动文旅融合发展。如今的碛口被誉为“活着的古镇”,镖局、当铺、货栈等古建在西市街边向世人诉说着古镇昔日的繁荣,驼帮文化在东市街全景展示。依托附近西湾村、李家山村、寨子山村的自然和历史资源,古镇还打造了民俗文化村、摄影写生艺术村和红色文化村。“这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。”碛口景区规划科负责人白永军说,古镇得到保护后,不仅让更多人认识到历史文化的价值,也让当地百姓吃上了“旅游饭”。这是被誉为“九曲黄河第一镇”的山西省吕梁市临县碛口古镇风光(2022年5月24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作为碛口古镇的第一批持证导游,刘倩倩注册了一家旅游公司,着重培养专业导游和主播。“越来越多年轻人正在回来,希望大家一起努力,让更多人来到碛口,感受黄河文化的魅力。”她说。游客在被誉为“九曲黄河第一镇”的山西省吕梁市临县碛口古镇游玩(2022年5月25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“保护好、传承好、弘扬好黄河文化,是山西全方位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。”山西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赵曙光说,山西将有序推进黄河文化遗产系统保护和活态传承,全力打造黄河国家文化公园(山西段)文化旅游示范带。文字记者:王菲菲、解园、曹阳视频记者:马志异、薛宁婧海报设计:殷哲伦新媒体编辑:邬金夫原标题:黄河古渡融入富足祥和好日子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